回忆奥斯卡电影之路 李安领悟“得之我幸”(图)

李安的奥斯卡电影路
  中新网2月27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导,从台湾导演到扬威海外,李安的奥斯卡电影路,看来风光却走得辛苦,但他一直以平常心面对。李安曾和弟弟李岗讨论“成名趁晚论”,因太早成名,会霸道想着要控制全球,稍晚成名才能抱着“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看待。李岗说:“李安也是闷了很久,才有现在。”   李安当家庭煮夫6年,直到《推手》及《喜宴》剧本获台湾当局“新闻局”辅导金,监制徐立功邀他返台拍《推手》,人生才改变;《喜宴》与来年的《饮食男女》,都入围奥斯卡外语片。   李安也一步步打开好莱坞大门。《理性与感性》夺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卧虎躲龙》坚持中文台词,并走影展及艺术片模式宣传;《断背山》让李安拿下第一座奥斯卡最佳导演;《色戒》后,李安花4年筹备及拍摄《少年PI的奇幻漂流》,身旁伙伴认为不可行、电影公司不敢投资,直到有业界拍胸脯担保北美之外票房破6成,电影才得开拍。   他推翻主流市场的划定规矩,《少年PI》拍出宗教与人文的内涵;3D视觉下无与伦比的美丽海洋,跨越种族与文化,撼动人心。受东方文化滋养、西方技术训练的李安,拿过两座柏林影展金熊奖、两座金狮奖,如今再下两座小金人,亚洲已无人能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