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美强迫朝鲜弃核行不通 应为局势恶化负责

原因在于人们忽略了朝鲜半岛的主宰力量美国的作用与政策
  美该从战略上深思对朝政策   目前朝鲜半岛大有战争一触即发之势。国际舆论几乎都把目光散焦在朝鲜身上,多认为朝鲜是麻烦制作者,处理危急关键是迫使朝鲜停止非理性的挑衅。笔者认为,这种认识虽然不无道理,其实并不全面,原因在于人们忽略了朝鲜半岛的主宰力量美国的作用与政策。之所以如此断定,来由有三:   其一,朝美或南北力量对比中,朝方无疑处于弱势。且不说北部国民收入远远降后于韩国,即使在军事上,南部的优势也是北方几乎无法比拟的。   其二,在美朝的多年博弈中,表面上看朝方似乎是挑衅方,但认真思考,其实非全是如此。从1992年美朝框架协议至后来多次六方会谈达成的几次协议,朝鲜曾做出过不少弃核姿态,但这一切却没有换来美国在对朝政策上的变化与对等让步。朝鲜之所以渐行渐远,很大程度上是缘于美韩对朝政策失当。半岛局势到今天的地步,朝美双方都有不可推卸责任,但美国作为强势一方,责任应更大些。   其三,美国置朝安危与求和关切于不顾,一味追求武力逼朝就范。在力量对比极其悬殊的情况下,朝鲜关注的核心无疑是自身安全与自保,它的所有政策几乎均源于此。美国有时也表示尊重朝鲜政权的存在,但实际上却从未放弃动用武力摧毁与推翻其政权的意图。在生死存亡面前,弱者做出一些失常激烈言行,虽不可取并应受到舆论谴责,但也应从深处探寻其原因。   事态生长到如今的危险境地,美国该是深思的时候了。   深思之一是,美国应以世界与东亚大局为重,主动与朝对话。美国应吸收在历史上的沉痛教训。战端一旦失控,恶果要远超过第一次朝鲜战争与几次中东战争。美国借先进武力最后可能制服朝鲜,但却要付出高昂代价。美国最佳选择应是主动与朝领导人“示和”。人们清楚地记得,1962年古巴导弹危急的教训之一便是“要与你的敌人对话”。正是当年肯尼迪与赫鲁晓夫进行说话,才避免引发连续串不可预测的结果。奥巴立时台前,也曾声言要与朝领导人亲自对话,而且期待在2012年年底前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可奥巴马现今似乎把这一诺言忘得一干二净。   深思之二,撤出驻韩军队是处理半岛危急基础途径。美军驻韩时间长了,久而久之看起来似乎天经地义,但它实乃朝核危急症结所在。它是冷战产物,早该废弃。如果说驻日美军尚有防止军国主义复活的效应,临时驻守韩国则令人匪夷所思,中国志愿军早在1958年就全部撤离。美国既然能从伊拉克与阿富汗撤兵,为何赖在韩国不走?冷战结束20年了,美国士兵还留在朝鲜半岛做什么?   深思之三,处理朝核问题还须从美国率先减核与弃核着手。朝鲜不肯弃核,重要原因是美国对朝采取双重与多重标准。在现在朝鲜实际拥核的情况下,仍一味强迫朝鲜一方弃核实际上行欠亨。美国、俄罗斯、中国也应少核化乃至无核化。美国作为超级核大国应做出表率,降实“无核世界”不能纸上谈兵。(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陈峰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军事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