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提前解除紧急状态及宵禁 政界深感前景悲观

埃及临时政府提前结束宵禁和紧急状态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导,由于埃及面临持续不断的风险和一些极度组织蓄意破坏行为的威胁,埃及临时总统曼苏尔在今年8月14号宣布埃及进入为期一个月的紧急状态,部分地区实施宵禁。9月12号,埃及政府宣布将紧急状态和宵禁延长两个月。   如今,三个月过去了,当地时间12号晚间,紧箍在埃及头顶三个月的紧急状态取消了,多个省份的宵禁也随之解除。如果按原规定,当地时间14号才是三个月宵禁解除的正式日期,现如今,穆尔西的支持者依然常上街示威、与军警僵持,政府为何提前两天解除紧急状态?从穆巴拉克到民选的穆尔西两届总统快速更迭,此刻的埃及最需要什么?中央台记者采访到三位曾经或正身处埃及的中方人员,听听他们眼中埃及的变迁。   埃及最大变化始于2011年2月穆巴拉克的辞职,直观印象就是曾经游人如织的景点人数骤减。本台记者邢斯嘉2011年曾前往开罗,她回忆起当时的经历:   邢斯嘉:当时我在狮身人面像附近,那个时候小贩就说,以前如果想取景拍照就要排队,现在导游说游客已经比以前少了一半。我和一位出租车司机聊天时他说,现在赚钱更不轻易,我记得特别清楚,他说能不能多付一些钱,平时也不会这么要求,但现在生活显然受到影响。   2011到2013年埃及经历了波澜起伏的政权更替,第一任民选总统穆尔西并只在任上呆了一年,阻挡民众再次集会抗议,军政府出头具名解除他所有职务并将他软禁。   几天前,穆尔西在与穆巴拉克相同的地点出庭受审,据说所关的铁笼都是同一个。法庭外,穆兄会成员高声示威,间或伴有石块和警方的回击。此时的开罗对游客来说危急四伏。   王女士:上周五开罗有游行,当时我住的地方叫马腊碧,一个英国人建的高档小区,靠近法院,当时审判穆尔西,周五有大规模游行,我就和游行的队伍撞了个正着,当时那些人看着还挺吓人的,游行队伍拦着你的车,当时看着有的害怕。   这位王女士因工作关系已在开罗生活了两个月,她经历了紧急状态时期,风光片中的古城魅力消失殆尽,七分之一的民众靠旅游为生,可以想见,抗议浪潮的背后,更多实际的温饱问题在等待处理。   王女士:金字塔这些地方我都去过,几乎没有人,小贩比游客多多了,当时租了一个马车在里面,小贩看着挺可怜的,一直在游说我坐他的马车,因为一家人就是靠给游客带路、给游客架马车来生存 ,有时候三天才能遇到一个游客有一笔生意。   埃及上了列国旅行社的黑名单,支柱产业严重受创长达两年,迫于形势,埃及临时政府提前结束宵禁和紧急状态。中东问题专家李绍先本月刚刚接见埃及,他接触政界人士后的感受只有四个字――为难、悲观。   李绍先:我见到他的外交部长,他承认,埃及现在在国际上比较孤立,一定程度上冻结了对埃及的军事援助;我接触到的埃及学界就是中上阶层的人,比较靠近现在政权的人,他们有一个比较强烈的情绪化的色彩,要求把穆兄会彻底打入冷宫,但在和他们深入交流中又能感觉到,他们自己也承认,实际上穆兄会是消灭不了的,因为穆兄会有80年历史,深深植根于埃及中下层民众,我自己观察,如果埃及贫困化,至少一半人在贫困线以下,目前这种局面再维持半年或者一年以后,埃及人的耐心恐怕会耗尽,再次发生革命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曾经执掌政权的穆兄会现在被宣布为“非法组织”,依然坚称为共和国总统的穆尔西也被关在沙漠监狱中。接下来的一场穆尔西审判被认为是军方与穆兄会之间的一场生死较量,较量之下,能否产生稳定政府为埃及换来新的和平与安宁?古老的埃及金字塔在看,那些悬殊贫富差距下最底层的民众更在期盼。(记者苏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