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武器贸易条约未通过 朝鲜伊朗叙利亚存异议

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代表突然对武器贸易条约草案提出异议
  联合国武器贸易合同最后会议28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无果而终。据路透社报导,在经过了10天讨论和表决后,由于伊朗、叙利亚和朝鲜持有异议,武器贸易合同草案28日未能获得经由过程。   据报导,联合国193个会员国18日开始在纽约举办会晤,为结束持续多年的武器贸易合同讨论做最后努力,希望出台相关合同改善跨境常规武器销售缺乏管控的现状。不外,在28日的会议上,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代表突然对武器贸易合同草案提出异议。伊朗驻联合国代表哈扎伊说:“由于存在诸多漏洞和缺陷,这一合同距离成功太远。合同未阻止将武器销售给实施‘侵略行径’的组织,也没有禁止向武装集团转运武器,只是说所有武器运输都应该先经过严密的风险和人权评估”。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贾法里对伊朗的担忧表示认同,“合同或许不能阻止武器降入反叛部队手中。不幸地是,我国的担忧并没有被考虑,因此我国不能接受合同草案”。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也表达了类似的抱怨,称这是一部歧视性合同。路透社称,因核项目遭到联合国武器禁运约束的伊朗希望确保其武器进出口不被限定;叙利亚处于内战之中,希望俄罗斯和伊朗的武器能够继续流入;朝鲜目前也因为导弹项目遭到联合国武器禁运,因此这些国家阻挡武器贸易合同是可想而知的。   武器贸易合同的目的在于为所有跨境常规武器贸易确立标准,合同要求所有国家对跨境武器合同进行考核,以确保这些武器不被用于侵犯人权、恐怖主义或者违反人道主义的行为。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秘书长黎弘29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武器贸易合同是为了规范当前正常的国家间武器贸易,对于非法走私的武器贸易,国际社会的共识是经由过程其他手段进行限定。   黎弘认为,合同如果达成,对目前重要的武器出口国来说会形成一定限定。合同规定提高武器贸易的透明度,列国要向合同组织提交每年武器贸易的具体项目和规模。前期讨论中,阻挡合同的重要是美国。它因弹药出口量大,阻挡将其纳入合同管控范围。此次会议充分照顾了美国的关切,所以美国没有阻挡。   “伊朗、叙利亚和朝鲜的阻挡也不令人惊讶,西方主导制定的一些条款的确是有针对这些国家的考虑”。黎弘说,比如合同要求进行武器贸易转让时要做风险评估,评估内容包括接受国政府是否是民主国家,政府是否是独裁统治,是否会用这些武器镇压自己的人民等。【环球时报记者 段聪聪 王晓雄】